航空货运信息月报NO.201810

 行业新闻                             |    2018-10-21 10:17

目录

近期多条新航线开通 出行货运更多选择

东航上海自贸区保税区空运货物服务中心成立

无人机物流配送将成下一个“风口”

川航携手中国铁路成都局 创新空铁联运模式

新加坡樟宜机场:“未来机场”无需人类员工

近期多条新航线开通 出行货运更多选择

海南航空开通深圳直飞苏黎世航线、西藏日喀则至山东济南航线开通、湖南首条定期洲际全货机航线开通、武汉将开通直飞越南胡志明市航线、齐齐哈尔至符拉迪沃斯托克国际航线开通……。近期多条新航线开通,为广大旅客出行、旅游,航空货运提供更多选择、更多便利.

郑州至东京全货机定期航线开通

据介绍,这条航线由圆通航空的主力机型波音B757-200F执飞,每周计划执行5个航班。首航航班集聚了跨境电商快件、高价值普货和国际转运货物等,将分拨到河南及周边省市。

这条航线由中国航天贝思塔现代物流有限公司包租,2017年以来该公司还包租了俄罗斯、美国等国的航空公司运力,相继开通了郑州至新西伯利亚、马斯特里赫特、芝加哥等地的洲际货运航线。

海南航空开通深圳直飞苏黎世航线

这是首条中国广深地区直飞瑞士的航线,也是海南航空在深圳地区开通的第七条洲际航线。

据介绍,新开通的海航深圳直飞苏黎世航线暂定每周一、五两个往返航班,由波音787梦想客机执飞。

西藏日喀则至山东济南航线开通

山东是对口援助日喀则的省份之一,这条航线缩短了山东和西藏两地的时空距离,使沟通交往更便利。

据悉,日喀则至济南航线在西安经停,航班号为MU9901,每周四、周日各飞行一班。这是继日喀则--成都、日喀则--西安--上海两条航线后,西藏第二大城市日喀则开通的第三条航线,进一步丰富了西藏地区的航线网络,提升了日喀则内通外联水平

湖南首条定期洲际全货机航线开通

据介绍,这条航线由波音747-400F货机执飞,主要路线为长沙-美国芝加哥-加拿大哈利法克斯-长沙,航班载量为100吨。

首航于7月19日凌晨3:00(当地时刻)在哈利法克斯启程,首班来程产品为波士顿活龙虾。航线开通后,每周将有3班包机往返于长沙与北美之间,今后在进口方面将逐步增加生蚝、三文鱼、帝王蟹、雪蟹、蓝蟹、黄道蟹、金枪鱼等国外优质海鲜品类。

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落地后,来程海鲜产品将分拨到长沙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海口、成都等城市,其中部分海鲜产品会在长沙黄花综保区暂养池内暂养分拣、加工包装。返程包机以服装、电子产品、机械设备、跨境电商的货物为主,其中优质“湖南制造”产品占90%以上,主要输往美国芝加哥及附近区域

武汉将开通直飞越南胡志明市航线

武汉此次开通的定期航班每天执行,航班号为CZ8317/8。武汉飞胡志明市航班,北京时间21:35起飞,当地时间次日凌晨0:40到达;胡志明市飞武汉航班,当地时间1:40起飞,北京时间6:40抵达武汉。

齐齐哈尔至符拉迪沃斯托克国际航线开通

该航线由华夏航空CRJ900机型执行,航班号为G54329/30,每周二、四、六飞行3班,具体时间为:15:55从齐齐哈尔起飞,17:30到达符拉迪沃斯托克;18:20从符拉迪沃斯托克起飞,20:10到达齐齐哈尔(以上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内蒙古开通首条洲际直飞客运航线

据介绍,这条航线由天津航空A330型客机执飞,航班号为GS7947/8,每周1班,可载旅客252人。该航班每周日11时(北京时间)从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起飞,当日14时5分(当地时间)抵达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当日16时20分(当地时间)从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起飞,次日4时45分(北京时间)抵达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航程接近8小时(莫斯科时间比北京时间慢5小时)。

西安至义乌航线开通

据悉,西安至义乌航线的开通,将有效连通西北与华东地区,为两地经济、文化、旅游等搭建更加便捷的空中桥梁。

由南航执飞的西安至义乌航线,航班号为CZ6615/6616,机型为波音737-800,每周二、四、六、日上午8时10分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起飞,10时20分到达义乌;16时40分从义乌起飞,19时抵达西安。

新疆首条南疆地区环飞航线开通

据介绍,游客可以乘坐南航航班直接由喀什经和田抵达阿克苏,这条航线将与南航原有的疆内环线和串飞航线形成互补,让地域辽阔的新疆,尤其是南疆三地旅客出行更加方便。

南航此次新开的喀什-和田-阿克苏航线,每日往返一班。航班13时25分从喀什机场起飞,14时15分到达和田机场后经停45分钟,15点整由和田机场起飞,16时10分到达阿克苏机场。回程航班16时55分由阿克苏机场起飞,17时50分到达和田机场,18时35分从和田机场起飞,19时30分到达喀什机场。航线开通后,每段航程空中飞行时间只需不到1小时,可大大缩短出行时间。

航线越来越多,交通越来越便利,是什么阻止小编探索世界的步伐?哦,是小编空空如也的口袋

东航物流(上海)自贸区保税区域空运货物服务中心成立

9月14日,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倒计时50天之际,东航物流(上海)自贸试验区保税区域空运货物服务中心正式揭牌成立。该中心是东航物流推进业务创新转型、助力自贸区创新发展的又一重要举措,也将为进博会提供更加有力的物流保障。

东航物流空服中心占地4032平方米,位于上海自贸区的外高桥保税区范围内,作为东航物流机场货站在外高桥保税区的延伸,空服中心将与浦东机场海关、外高桥海关、外高桥国际贸易营运中心共同协作,最大程度整合优化机场货站至保税区之间的提货流程和通关效率。东航物流空服中心为国际贸易货物的进境通关实行集中代理操作,通过空服中心,进境商品能够在保税区域内实现“先进区、后报关”,让进境通关时效更快,还能进一步辐射更大范围的进境货物通关和物流服务。

东航物流空服中心正式挂牌前,其“先进区、后报关”的模式,已于今年七月开始启动试运行;试运行期间,月处理货量超过600吨,货物通关效率较之传统模式提高30%以上。今年9月11日,东航物流还成功完成了芬兰UPM集团重1110公斤、价值3万欧元的生物概念车“Biofore”的通关运输任务。该货物成为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首票通关进境展品。从本月开始,进口博览会全球参展商相关货物将集中运抵上海、提前布展,东航物流空服中心将为货物的通关、提货提供更大便利。

在东航物流空服中心揭牌成立现场,东航物流还与外高桥国际贸易营运中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相约充分发挥营运中心作为上海外高桥保税区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贸易物流综合服务商优势,以及东航物流的航空货运网络和地面航空货站优势,双方联手,为企业提供全物流产业链的集成服务平台。合作双方将在酒类、医药、钟表、汽车、机床、化妆品、医疗器械、工程机械等八个业务契合度高的专业服务平台上启动深度合作,其中部分平台将参与此次进博会的参展产品保障工作。

东航集团、上海自贸区管委会,上海外高桥集团公司以及东航物流、浦东机场海关、外高桥海关、外高桥营运中心的有关领导出席了揭牌成立仪式。

无人机物流配送将成下一个“风口”

“过去的两三年,我们面临的很多是无人机个人消费问题,而往后几年,感觉物流配送和作业飞行会快速上升,我们将在法规环境、配套政策上多关注这方面。再往后可能是大型长距离无人机,最终是无人机、有人机的融合。”中国民用航空管理办空管处处长李宁表示。

近年来,无人机的应用领域不断扩大,从传统的个人娱乐、影视航拍、农林植保等领域拓展到了新兴的物流快递、警用巡逻、医疗救护等领域。

9月10日至9月14日,2018全球无人机大会在成都召开。会议期间,中国民用航空局空中交通管理局空管部部长张兴皓,中国民用航空管理办空管处处长李宁,广州亿航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张妍等多位与会嘉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均表示,物流配送或是无人机产业下一个前景较大的应用场景。

需要注意的是,航空安全是产业发展的基础,无人机配送在地势复杂的边远地区能有效降低人工风险和运输成本,但“最后一公里”配送安全成本是否过高,如何有效控制安全风险等问题还存在争议。

国内市场规模去年达120亿

“中国无人机发展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不像传统航空是政府主导。这点恰好跟国外不太一样,所以你会发现无人机产业在中国发展速度非常快。”张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无人机领域有突破性的应用案例几乎都发生在国内。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近年来用于商业和个人的无人机需求大涨,无人机整体市场发展迅速,2017年,全球无人机市场规模约60亿美元,同比增长33.33%。全球约89%的无人机为军用无人机,11%为民用无人机。北美地区军用无人机市场份额占比较大,而亚洲地区尤其中国是消费级无人机的领先地区。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还显示,2015年我国无人机在各个领域开始了大规模的拓展,市场规模达到66.4亿元,其中军用无人机为42.4亿元,民用无人机为24亿元。随着无人机技术逐步成熟,近年民用无人机市场需求已超军用无人机。中国2017年无人机市场规模为121.3亿元,其中军用无人机市场规模为54亿元;民用无人机为67.3亿元,而消费无人机又占民用无人机总市场规模的40%。

“过去的两三年,我们面临的很多是无人机个人消费问题,而往后几年,感觉物流配送和作业飞行会快速上升,我们将在法规环境、配套政策上多关注这方面。再往后可能是大型长距离无人机,最终是无人机、有人机的融合。”李宁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中短距离作业类无人机的发展会是下一个趋势,下一步可能为无人机划出专门的航线和通道。

张兴皓也告诉记者,国内无人机现在主要在低空空域隔离飞行,物流配送可能是最早进入非隔离空域的无人机商用领域。

成本不能高于地面运输30%

“无人机在物流领域有非常巨大的需求,不仅仅是偏远山区,在城市同样存在。”张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仓储和运输成本的压力,是推动无人机更多应用到物流配送领域的原因之一。

边远地区存在对无人机配送的巨大需求。顺丰速运集团副总裁李东起举例说,“我们去年总货运量是111万吨,占了整个国内货量23%,但仅覆盖到39个城市,主要是一二线城市。而中国还有很多地级市、县级市没有合适的交通工具来覆盖。我们去年的货,55%通过全货机运输,剩下的是通过货机副仓,这说明需求不断增长,需要更多合适的货机,另外也说明合适交通工具的匮乏。”

降低人工成本也是推动物流配送无人机发展的动力。李东起表示,通过技术进步、规章逐步允许及运行上的优化,预计十年内,物流领域有人航空器会减少60%至70%,仅飞行员这一项就会节省25%的成本。目前一架飞机需要多位飞行员,未来只需一两个飞行员。

不过,李东起也表示,无人机物流配送未来实际上是跟地面交通的竞争,“无人机配送的成本不能高于地面30%,节省的时间应该超过4个小时,这种情况下,可能才有它应用的场景”。

无人机配送从边远地区发展到平原地区甚至城市,外界对于“最后一公里”运输的效费及安全问题也较为关注。

国家空管法规标准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浩告诉记者,因为人口稠密,“最后一公里”安全成本较高,在特殊地形地区,如海洋及云贵川地区可能更适合开展无人机物流试点应用。

“对于城市内的无人机配送,安全是首要考虑。”张妍也表示,具体来说,考虑到人群密集度,航线应设置在河道及公路两边几十米低空域飞行,同时具备应急备案、临时备降点等一套针对紧急突发情况的完整措施。

无人机物流尚有不完善的地方。李东起说,“现在要制定出普世的无人机规章为时尚早,也不具备条件。反而我们在一些特殊的场景,针对特殊的应用来积累数据,可能会有一些突破。”他还表示,对飞行员级别也需做调整,同时非常需要监管当局制定通讯标准。

“在日常具体应用中,我们会面临各种问题,对于新兴事物的出现,因为没有相关制度的支持,也会出现空域申请、无人机试航、飞行受限,包括国内与国际上政府部门间标准不统一等一系列问题。我们面临的是国家要监管,企业行业也要发展,怎样才能合法合规安全运行。”张妍说。

张妍表示,“应重视规则的重要性,创新意味着突破,如何鼓励大家在创新同时使行业规范化,需要我们提供大量数据支撑。每个企业和产品实际上的好坏,不是理论上研究得来,而是要经过大量测试和实操验证。”

张妍告诉记者,目前民航局成立了飞标司、适航司、空管办及运输司通航处(管经营许可试点)来支持无人机试点工作,但企业对接的口径相对较多,从行业长远发展来看,审批流程或许还有向“一事一办”优化的空间。

“民航局对于无人机的监管目前是以‘放管结合’方式为主,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民航局这两年批了不少无人机试点,我们的无人机先飞起来在全球都较领先,民航局积极鼓励先行先试的方式,无人机很多标准还在制定当中。”李宁说,目前商用试点很多,如赣州南康的试点、京东在西北的试点,可能陆续还会有很多商业运行试点工作展开。

川航携手中国铁路成都局 创新空铁联运模式

9月19日,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空铁联运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客货运输、基础设施、信息数据、职业培训等领域,开展多层次全方位战略合作,实现民航与铁路融合发展,助力“一带一路”建设。这是今年5月中国民用航空局与中国铁路总公司签署合作协议以来,航空公司与铁路运输企业签署的第一个空铁联运及全面战略合作协议。

今年5月,中国民航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签署了《推进空铁联运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完善空铁联运基础设施、创新空铁联运产品、提升空铁联运服务、扩大空铁联运信息共享、推动空铁联运示范工程等五个方面,深化民航与铁路的合作。“民航+铁路”,打造空地无缝衔接,符合国家综合交通运输发展趋势,有利于民航与铁路相互促进与协同发展。

四川航空和中国铁路成都局将合作探索推进“高铁+航空”、“班列+班机”的空铁联运创新产品,共建共享多式联运物流中心,以无缝衔接、高效转运、快速通关为目标,推动空铁联运全面发展;探索并推广“民航—铁路旅客联程运输”服务产品,在产品共建、营销互售、候乘互通、接运互连等方面开展合作;共同开展国内、国际航空货邮运输业务;同时在广告媒体、销售渠道、数据共享、职业培训、资本投资、通航产业、公务出行等方面开展具体合作。

据介绍,中国铁路成都局作为西部最大的5A级物流企业之一,牵头推动多式联运通道枢纽建设、空铁联运一单制试点等多式联运创新发展项目。2017年,川航旗下的四川川航物流有限公司就曾联合中国铁路成都局,开展了“绵阳-上海”、“香港-绵阳”的多式联运试运合作,实现了空铁合作模式创新。该项目成功入围全国第二批多式联运示范项目,是四川省唯一一个入围项目。9月15日,双方升级试点由上海、青岛、乌鲁木齐、深圳、厦门、香港等8个地区空运至成都转西成高铁至西安配送,实现了门到门服务。此次试点,打通前置安检及不同运输主体壁垒,直接由运输主体提供运输服务,实现了物流效率的提高和物流费用的降低。

新加坡樟宜机场:“未来机场”无需人类员工

据彭博社报道,试想一下,你乘坐飞机抵达某主要机场,下飞机后,一路上遇到的唯一一个人类员工是海关官员。

新加坡樟宜机场连续六年被Skytrax评为全球最佳机场。现在,樟宜机场正努力实现广泛的自动化,甚至建起一整座航站楼,以帮助测试未来将使用的机场机器人。

那么,这座亚洲第二繁忙的机场,希望达到怎样的效果呢?

飞机准备降落,无需传统的塔台,一系列摄像头及相关技术系统将会对其进行检测、认证及监控。一旦到达登机门,激光制导的登机桥会自动就位,让乘客下机。同时,自动驾驶车辆将会卸下行李——当然,它会避开那些负责配发机器人包装食品及货物处理的车辆。乘客直接走到自动入境闸门,接受人脸和指纹识别;行李机器人已经将行李放在转盘位置,乘客随后可以直接去提取自己的行李。最后,在一个真实的人类——海关官员——钢铁般坚毅的目光下,乘客排队等待无人驾驶的出租车。

去年10月,樟宜机场开放了4号航站楼,当时就有将其用于进行自动化测试及开发的想法,希望4号航站楼能协助庞大的5号航站楼,助其成为世界上最大、自动化程度最高的航站楼之一——5号航站楼预计会在10年后开放,届时每年将可处理5000万名乘客。

“机场越变越大,处理的乘客量也越来越多,”香港亚翔航空集团董事总经理Jeffrey Lowe表示,“我们需要为乘客提供快速、高效、无缝式的服务,如果要大规模实现这一目标,自动化是唯一的途径。”

新加坡有充分的理由使用机场机器人——其国内人才储备有限且年龄逐渐增长,而且也越来越不愿意从事诸如行李处理或餐盒包装之类的体力活。另外,考虑到周边地区也在不停更新扩张机场,为了保持竞争优势,新加坡也必须要不停改进樟宜机场。

包括维修、货物及其他相关服务在内,樟宜机场及相关的航空业务及服务共计雇佣约2.1万员工,约占GDP的3%。

因此,新加坡民航局及一些政府控制的公司,如地面保障和航空餐饮服务公司SATSLtd.,正在联合起来实现自动化。

SATS正在测试一种遥控车辆,这种车辆可以将行李从飞机上搬运下来,并在短短10分钟内移至行李处理区。除此之外,SATS试用无人驾驶电动车辆运送航空货运文件。STAS使用光探测和测距技术来绘制路线,将装有重达200公斤食物的手推车送至休息室。

“从现在到2035年之间,亚洲地区将有超过10亿人口第一次坐飞机,”SATS的首席执行官Alex Hungate上个月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动化可以“帮助公司应对更庞大的乘客量,并且无需额外增加人手。”

SATS表示,在过去四年中,按人均雇佣成本附加值(value added per employment cost)计算,员工生产率增长了11%。上一财年员工成本呈下降趋势,这也是2008年以来第一次下降。

“机上厨房的自动化程度得到了显著提升。”新加坡大华继显私人分析师K.Ajith表示。“现在,他们专注于飞机和行李的地面保障服务。”

SATS厨房每天要准备近10万份餐食。虽然现在还没有让机器人来烹饪鱼或鸡肉,但是自动餐具包装系统已经将生产率提高了36%,现在餐盒装配线仅有9名员工,而不是45名。

新加坡旗舰技术公司ST Engineering公司的一个部门正在测试自动登机桥,可通过激光及摄像头技术与飞机门保持协同。据CAAS称,其他机场设备也可以采用同样的技术,如餐饮车。

 CAAS本身正在测试一个“智能塔”,让空中交通管制员能够通过数字红外摄像头监控飞机,即便天色昏暗,可见度也会得到提升。

伦敦、东京和许多其他城市也在探索如何实现机场自动化,从员工的自动驾驶巴士,到运送单件行李的车辆。鹿特丹海牙机场预计将在这个月启用自动行李处理系统。

樟宜机场的优势在于4号航站楼——机场称其是5号航站楼的最佳试验台,“无论从尺寸还是复杂性上来讲,都是无与伦比的。”交通部长Khaw Boon Wan称它为新加坡“第二机场”。

财政部长Heng Swee Keat去年2月表示,5号航站楼的建设对新加坡来说至关重要,预计将花费“数百亿美元”。目前,樟宜机场也正在建设第三条跑道。

樟宜机构不仅仅依靠自动化来维持其作为主要航空枢纽的地位。除此之外,在樟宜机场,有很多乘客友好型设施,旅客可以在这里购物以舒缓疲劳,而且不必因为货币而烦恼——这些也都相当出名。樟宜机场航站楼内有一个蝴蝶花园,一个12米高的儿童滑梯,而且每年零售额可达25亿新元(18亿美元)。

接下来,1号、2号和3号航站楼将与Jewel衔接起来——这个商业体将会集购物、餐饮、室内花园为一体,其公园内会有世界上最高的室内瀑布。

航空咨询公司Endau Analytics的创始人Shukor Yusof说:“樟宜机场的一系列建设,不仅是为了今天,更是为了未来。”“新加坡是一个对技术发展相当敏锐的国度。”